温情(1 / 3)

叙白了了 听彻 2214 字 4个月前

这一玩闹,夜幕不知不觉就降临了。

叙白心知不可太过,玩得太晚恐让沈玉玠久等,林澄与她免不了被说道,看着时间不早了就引导着林澄找到了沈玉玠所说的宅院。

她虽生前没能自由频繁地四处走动,可留有对靖阳城所有的记忆,更何况她是妖,只要略施展妖力,靖阳城地形地貌就很容易探知。

沈玉玠所说的宅院坐落在城中一处较为僻静的街道,到了地方,叙白看了周围的环境,古香古色,清幽雅致,心中不由感叹,还真是符合沈玉玠的性子。

还未进门,远远地就在宅院门口见到那道白色的身影,叙白暗想不妙与林澄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步伐,走到门口。

林澄欣喜上前道:“师兄,我们总算见到你了,你不知道……”

怕林澄说出今日玩闹的事,叙白连忙打断:“这靖阳城真是太大了,街道小巷是如此的多,我们兜兜转转了好久,又是问路又是打听,现在总算找到这里。”

沈玉玠淡淡地瞥了一眼林澄鼓起来的包裹,“你们无碍就好,虽与预想的时间迟了些,但也算是一路平安抵达了这里,想必你们也累了,随我进来吧。”

叙白一见他的眼神就知瞒不了他,可有些事情面上还是得糊弄的,彼此心知肚明就好了,说开了就不太好了。

才刚一进门就有一老伯迎面而来,他身形不高不矮,步伐矫健,两鬓斑白,脸上留有长胡须,面容很是慈祥。

“你们就是叙白姑娘与林澄小道长吧,来来来,赶紧进来,路上可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?玉玠道长今日一回来就立马问你们是否到了,见你们没到,担心了好一阵,在屋里等了好久,见你们还是没到又到门口等,你们总算是来了!”老伯一见到他们很是高兴,热情地带着他们往宅院里走。

“老伯好。”林澄虽然有些惊讶,但还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问好。

“这位老伯是?”叙白疑惑地看向沈玉玠。

听了老伯的话沈玉玠神情有些不自然,然后向叙白他们解释道:“这是方伯,平日里就是他在打理这个宅院。方伯,现下他们到了,你先去准备饭菜吧,我先带他们去休息休息,然后用饭。”

打理?这宅院似乎是属于沈玉玠的,他在靖阳城竟然有所宅院,叙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方伯连连答应:“好好好,我先下去准备了,你们先在大厅休息,饭菜马上就好了。”见到林澄手中拿着一个大包裹,心疼道:“你这小身板怎么拿着这么多的东西,来,方伯替你拿去大厅。”

“谢谢方伯,但真的不用了,这些东西不重的,我拿得动。”林澄不好意思地抱着包裹推辞道,但耐不住方伯的固执,两人就怎么一拉一扯往前厅的去了。

叙白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得远了一些,转身面对沈玉玠认真说道:“今日,抱歉,还有谢谢你。”

她没有带着林澄在约定的时间里与他会合,让他如此的担忧,他曾经提到过,林澄对于他来说很重要,不仅是因为他的师傅静思真人的嘱托,还有他们近十年朝夕相伴的师兄弟情谊。

他会在半途把林澄托付给她,其实存在着一些信任在里面,他对她的信任,即使他们现在的关系其实还是处于交易的关系。

沈玉玠站在门口等待,因他内敛的性子,不会把担忧直接说出口,但她知道他的心情,而方伯的话不过是明确地揭示出来了而已。

“但是我有一件事也想告诉你,我也很喜欢林澄,虽然与他不过才相处了两年,但在他叫我第一声姐姐时,我就已经把他视为弟弟。你可相信我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我都会护着他。”

沈玉玠手指微动,对上叙白的眼眸,良久后也认真道:“我知道了,我信你。”

叙白与沈玉玠到达大厅时,林澄正小心翼翼地从包裹中取出个盒子,又在盒子中取出了一盆植物。

“你怎么把这花也带来了,知道它是你的宝贝,但随行带着岂不是有些麻烦。”叙白无奈笑道。

林澄沉浸于摆弄花草林木,沈玉玠在外总会带回些花草种子回来给他。一次外出知道了某世家有这稀有的回梦花种子,便专门上门求了一颗带回来给他。

林澄得知这次带回来的是回梦花的种子,兴奋了好几天,对此十分珍重。只是这花种下后一直不遂他愿,细心打理,精心呵护,养了许多年,回梦花却迟迟不见开花。

在叙白第一天到达五蕴山他们居住的清韵小居时才有了些许的变化,这回梦花在当天结出了花苞,只是直到现在,这花仍旧是维持花苞的模样。

林澄轻轻摸着回梦花的叶子,“我种了那么多的花草,都见过他们开花的样子,就只有这回梦花没见到过它开花的模样,我怕我们在外的这段时间,它偷偷地开了花,然而我却没能看到,那岂不是太可惜了。这些花草在我心中已经不是花草那么简单了,我想把它们绽放的模样都深深地记住在心里。再说了,照料这些花草是我最开心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