魅妖(1 / 2)

叙白了了 听彻 1615 字 4个月前

瑶枝轻蹙眉头捂着胸口走过了几个巷子街道,终于到了一座气派的府邸前,上面匾额方正严明地写着“萧王府”三字,此刻府邸大门紧闭,瑶枝不以为意,直接穿门而入,来到自己居住的小院。

一进小院,她愣了一下,房中有灯火明亮,有一人坐在房中,房门大开,像是被人胡乱用蛮力推开一般。

“怎么晚了,萧王怎么还未歇息?”瑶枝走到房间门口,毫不意外不速之客是谁。

“你知道我是在等你。”林奕铭低垂着眼帘,神色不明。

瑶枝毫不所谓地说:“酒宴散会,深夜了还特意来我房间等我,我真是受宠若惊啊。是了,我还要向你禀报你交代我之事呢。你让我今日办的事,我弄砸了,你让我杀的人我杀不了,技不如人,只能日后再说。”

“发生了什么意外吗?你有没有事?我说过,你只需先暗中接近观察他,待必要之时再下杀手,前期勿要鲁莽行事。”林奕铭抬眸,看着她。

“我是妖,你又不是不知,在这人间我又能发生什么?面对妖,应该该担心的是你们人才对。你说的那个人,果然是有些不为人知的门道,我一靠近他,就知道我没法子杀他,他可比我厉害多了。一介凡人,真是稀奇。”她隐藏了今夜她遇到叙白与沈玉玠一事,只提及他之前交代给她的事。

林奕铭注意到她在刚进来时是捂着胸口,脸上似乎也不太对劲,略显苍白,“你受伤了,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瑶枝没有动,身子倚靠在门框上,“我是受了点小伤,可是萧王你既不是大夫,也不通医理,你瞧了能有什么用?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只魅妖,凡人的医术又怎么治疗我。这点小伤我休息几日便好了,何必劳烦王爷。”

“过来!”林奕铭声音低沉,带了些许怒气。“让我看看!”

“这是命令吗?”

“不是,你过来。”他语气缓和了一些。

瑶枝轻笑了一下乖乖走了过去,坐在了他的腿上,一手环住他的肩膀,身子娇软地贴在他身上,把话说得暧昧,“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语气还这般强硬,是否太不解风情。还是说,你想要问话是假,看伤是假,是想要……”

瑶枝把脸凑近他的脸庞,看着他暗下来的眸子。

瑶枝点到为止,撩拨完毕,又无情说道:“可是,今夜我还是不能伺候你,萧王若是受不了,存了些什么心思,就到东院厢房找你的美姬爱妾吧,他们可是望穿秋水了,日日就等着你的恩宠。”

林奕铭搂住腰瑶枝的腰,没有任何动作,也没有说话,神情有些呆然起来。

瑶枝放开环住他的手,欲要从他身上下来,冷冷说道:“你看这也没什么好检查的,我累了,萧王请回吧。”

林奕铭捕捉到她的手肘处好似有一道红色的痕迹,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握住她的手。

瑶枝见他想要抓住自己的手,想要不动声色的躲过,可他意识到了她的举动,强硬的不容她躲避,用力地抓着她的手腕。

“你看你受伤了。”那红色的伤痕映在林奕铭有些迷离的眼睛,变得有些朦胧,一道痕迹似乎总是在尝试化成两道红色的残影。

瑶枝觉得他今夜未免有些失态,挣出了他的怀抱,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的衣衫,今晚太过混乱,没来得检查自己是否有外伤。

她对着林奕铭笑了一下,把手覆盖在那道红色的划痕上,施展妖术,待手拿开时,自己的手肘仍旧萦白如玉,那还有什么受伤的痕迹。

“伤口不见了……”林奕铭喃喃道。

瑶枝不以为然,“这伤对妖来说,不值一提,你以为会像你们凡人那么脆弱,动不动就死了么?王爷现在可否放开我的手,抓得我好疼,这没伤也要被你弄出伤来了。”

林奕铭眸色暗了暗,犹豫了一下,缓缓地放开了她的手,然后自己也站起身来。瑶枝想要远离他,却被他一把拥入怀抱,紧紧地搂住,不让她动弹。

出乎意料的举动让瑶枝的心停滞了一下,这久违亲密的举动……

林奕铭力气太大,把瑶枝抱得太紧,她呼吸有些难受,皱眉低骂道:“林奕铭你这是算什么!你放开,否则修要怪我不客气!”

“陪我一会,不要离开……不要……”他喃喃道,有些语焉不详。

瑶枝冷笑,“哼,一会?不是说百年吗?你怎么忘记了,你是怎样逼迫我,要我待在你身边百年,直至你死去。”

“瑶枝……瑶枝……”林奕铭声音喑哑,模糊不清地一遍一遍的喊着她的名字,“恨我吧……恨我……恨吧……”

瑶枝这才发觉林奕铭的不寻常,他似乎是有些醉了,眼神迷离,只是自己一开始没能看出来。

醉鬼!

瑶枝无奈,只能把他扔到自己的床上,自己坐在桌子旁,平息自己的情绪,看着床上双目紧闭的人,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伤心事。

看着看着,瑶枝别过了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