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遇即夏别(1 / 2)

听宁 沈归语 876 字 2个月前

09年的冬天,一间狭窄的出租屋里响起了摔、砸东西的声音,12岁的陆时晏在角落里缩成一团,身子不受控制的抖了抖,各种难听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中。

他的母亲随手拿起了一个玻璃杯就向他砸去,砸中了他的额头,玻璃也瞬间就碎掉了。

血液从陆时晏的额头流到下巴,耳边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嗡鸣声,他惊恐的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喝醉酒了的母亲。

“你为什么长得跟他那么像,我看到你就泛恶心!”

陆时晏咬了咬牙,顶着有些昏沉的脑袋跑出了出租屋,身后又响起了母亲的叫骂声,他拼命的向外跑,像是拼命的想跑出深渊,想要抓住一个属于他的光。

他跑到了一个巷口,靠着墙蹲下,双手捂住了脸,小声地哭泣着,额头上的血液也凝固住了,不知道蹲了多久,站起来时他的脚已经麻了。

陆时晏就这样到处瞎走着,冷风吹在了他的脸上,被风吹过的伤口还隐隐作痛着。

不知不觉间,他就走到了桥边,忽然狂风大作,他身上只穿了了一件单薄的校服,风吹得他身子颤了颤。

一个念头突然在脑子里显现,那就是轻生。

陆时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桥栏上,他着仰视天空,没过多久,就下起了雨,雨点滴在水面上时,不合时宜的会发出一丝细微的声响。

雨点打在他的脸上甚至已经滴进了伤口里,他都不动于衷,像是根本就没感到过痛一般。

雨越下越大,陆时晏想轻生的念头也越来越严重,正当他真的要准备跳下去时,他的头顶多了把伞,没有雨滴滴进伤口里后,他的额头才隐隐作痛。

来人拿着伞蹲了下来,是一个女孩子,她偏头看向了他,脸上挂着一个治愈的微笑,陆时晏看见这个女孩的第一眼就有些沦陷了,他咽了咽唾沫,随后偏开了头。

“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啊?这里很危险的。”女孩甜软的声音响起,她边说边从衣服口袋里,掏出一小包纸巾,抽出了一张,然后往陆时晏的位置靠近了些,伸手替他擦拭着从额头上流下的血液。

不知怎滴,陆时晏开始毫无防备的跟她倾诉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,她脸上显现出了愤怒、怜悯的表情,她时不时会为他感到愤愤不平。

当陆时晏说道今天是他的生日时,女孩开口打断了他,“今天是你生日啊,那祝你生日快乐呀,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,我叫宁清,宁愿的宁,清楚的清。”

陆时晏拉过了宁清空闲出来的手,手掌朝上,他开始在她的手心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每写到一个字他就会念出那个字。

“陆时晏啊,好我记住了。”宁清眉眼弯弯的,笑起来时,脸上还会显出两个小梨涡,她拉起了坐在地上的陆时晏,牵着他的手拉到了一处躲雨棚下。

宁清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白色小瓶子和一根棉签,因为平时她常常会摔跤,所以就备了一些擦伤的药,没想到这还能派上用场。

陆时晏安静的靠着棚柱,看着宁清的一举一动。

“你…你弯下腰,我有点够不着。”

陆时晏乖乖的弯下了腰,看着宁清帮自己涂着药。

宁清长得很漂亮,性格又很温柔开朗,是一接触就会心动的那种。

陆时晏长这么大,这是第一次被人关心,还是个女生,从小就缺乏爱的他,像是把宁清当作了救命稻草,宁清就像是他生命里的一道光,他想追逐这道耀眼的光。

上完药后,陆时晏适当的开口叫她,“宁……宁清同学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……能交个朋友吗?”

“好呀,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,我是六年四班的,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玩,如果学习上有什么不会的都可以来找我。”

陆时晏拒绝不了突而其来的关心与热情,得到了一次,他便想得到第二次,甚至想得到无数次,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小学毕业后,他的亲身父亲陆威衍找到了他。

“阿晏,你要不要跟我回陆家?”

陆时晏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,不禁皱了一下眉,他不想离开宁清,但他也懂得,他现在是陆家的唯一继承人,这要是说不回,陆威衍也会派人把他绑回去。

陆时晏点了点头,但提了个要求,“我想走前再见一个人,行吗?”

陆威衍同意了,但仅限今天,第二天他们就得回榆高市。

陆时晏首先是去了宁清家找她。

“你找清清啊,她已经出去了。”

“那叔叔你知道她去哪了吗?”

“清清去哪也没和我们说,你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,你跟我说吧,等清清回来我帮你转告给她。”

陆时晏摇了摇头,他想他的心事和秘密只能宁清一个人知道。

他去了宁清会经常会去的的地方,但都没有看到宁清的身影,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,这天他没有见到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