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初次见面(1 / 2)

听宁 沈归语 1233 字 2个月前

2024.2.19/唯许-文

榆高市近几天刚下过几场雨,宁清刚来到榆高市有些生疏和拘谨,她握着手机的手指尖隐隐的有些泛白。

一个消息提示音响起,手机屏幕也渐渐的亮了起来,宁清看着备注人,是她的妈妈宁微林,「清清,到榆高市了吗?要不要妈妈去接你?」

宁清的表情有些愁眉苦脸的,给宁微林发了句不用后就收起了手机,她拖着行李,刚迈出去一步,就有一辆机车从她面前呼啸而过,因为刚下过雨地面上有很多水坑,宁清的前面就有一个,也是刚刚那辆机车行驶过的地方,有一些污水已经溅到了她的白裙子上了,车主回头喊了句:“美女,对不起啊!”

宁清叹了口气,没太注意,她打了辆出租车,重新拿出手机,按着宁微林发来的地址念了出来。

司机边开着车边与宁清搭话,“小姑娘不是本地人吧?”

“哦对,我妈妈是住在这边的,就从北诀搬来了榆高。”

“哎哟,你是北诀的啊,那还挺远滴哦,你现在得上高中了吧?”

“嗯,刚上高一。”宁清看着好友林棠发来的消息,指腹在键盘上忽然停留了一刻。

是棠不是糖「你来榆高?!唉对了,你还记得陆时晏不?」

陆时晏……他是谁?宁清对以前的儿时的记忆早就已经记不清了,她在记忆里寻找无果后,便“嗒嗒”地打起了字,「陆时晏是谁啊?」

是棠不是糖「 What,你不记得他了?」

NINGQING「他是什么很重要的人吗?」

是棠不是糖「唉,你不记得就算了,反正他在我们学校就挺出名的,现在啊,他长得特帅,打架也狠,妥妥的一个青春校园文里的小说男主型,你懂吧?」

NINGQING「校霸吗?」

是棠不是糖「对对对,没想到啊清宝儿,像你这种大学霸,居然还会知道校霸这词。」

NINGQING「嗯……」

林棠是宁清的小学时交的朋友,初中她就来了榆高市读书,但她们之间联系可从未断过。

宁清把手机收回了口袋里,撑着下巴,看向了车外的风景,然而她看着看着就走了神,不知怎滴,她竟然开始想象出林棠口中的校霸陆时晏该是什么样的了。

打架狠……社会青年吗?社会哥?

宁清晃了晃脑袋,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。

宁清,你在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干什么。

到了地方,宁清付了打车的钱后,就拖着行李箱向高档别墅小区走去,宁微林就在门口等着她,她耷拉着眼皮,一副乖巧的模样走到了宁微林的面前。

“走吧。”宁微林走在前面,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格外刺耳,这让她想起了初中时父母发生了人生中最激烈的一次争吵。

是因为父亲出轨的事件,他们吵得天翻地覆,毫不顾及还坐在一旁的宁清的感受,那时的她就像……一只他们想要就要,不想要就随时都可以丢掉的小猫一样,特别无助与可怜。

那天的一个星期后,宁清被检测出了轻度抑郁,是在宁微林的严格控制下患上的,这些年来,她几乎要被宁微林弄得快要崩溃了,好不容易摆脱了束缚却在三年后又回到束缚的身边。

宁清深深的叹了口气,她小学时期的活泼开朗早已消失殆尽,现在的她表面看上去清冷,实际是温柔到骨子里还含有破碎感的青春期少女。

离开宁微林的那三年,宁清过得虽然不算怎么好,但比起有束缚的日子,还算轻松许多。

“清清,我给你办了转学手续,转到七中去,高一七班,在新学校也要好好学习,我不想看到你退步的成绩,还有我不常在家,所以你得住校,懂了吗?”

“啊……懂了。”

还好可以住校,如果不住校的话,那宁清可能就会被逼疯吧。

宁微林看了眼手机后,就对宁清说道:“妈妈还有工作要忙,你第一次来榆高市,出门的时候自己注意安全,要跟我报备一声,也要跟我说跟谁出去,不然我会担心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妈妈。”

“你卧室在二楼靠浴室那间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额,好的。”宁清见宁微林走了后,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,她略有些疲惫的抬着行李箱上了二楼,简单的把卧室收拾了一下,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传来了一阵消息提示音,宁清也刚好收拾好。

是棠不是糖「清宝儿,要不要出来玩啊?」

NINGQING「好。」

宁清看着被污水弄脏的白色长裙,无奈的叹了口气,打开了刚收拾好的衣柜,从里面选了一件休闲装换上了。

她给宁微林发消息报备了一声就出了门。

宁清与林棠已有三年未见了,两人一见面林棠就像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般,叽叽喳喳个不停,宁清